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古今第一读书人 > 98、一把梳子
听书 - 古今第一读书人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98、一把梳子

古今第一读书人 | 作者:第五白| 2021-11-25 17:39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“怎么啦?有事快说,没事儿我挂了。”

曾书书大大咧咧的说道。

原本准备把车启动的,但这会儿忽然间想到一件事,心中咯噔一下,暂且保持着熄火状态。

车一启动,蓝牙就自动连上了。

自己没有耳机,通话内容势必公放。

那就炸了。

想到这儿,曾书书不由再次想到,自己的车载蓝牙里,似乎还有苏樱樱的连接记录。

卧槽……

买车时间太短,经验不足啦。

来之前忘记删除。

得想个法子,或者想个借口。

苏樱樱轻声道:“也没什么大事,我们学校的迎新舞会,你想来吗?”

她声音有点小羞涩的样子。

这种事儿,在她看来,还是属于比较亲密的那种,至少超出了现在的亲密度。

况且……

这也是闺蜜老司机杨姝出的主意。

一来,可以借这个机会,借着学校里那些“癞蛤蟆”的追求,来刺激下曾书书的征服欲。

二来,可以借着曾书书,反向刺激下学校那些癞蛤蟆。

只要操作的好,那就是斩男秘技。

苏樱樱觉得这种行为很刺激,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,但还是有点跃跃欲试。

听上去就很过瘾的样子。

“我现在开车,你把时间和地点发我,回头回复你。”

曾书书淡定说道。

旋即便挂断电话。

顺手把手机设置成静音,然后点火,启动。

“你那个电动座椅舒服吗?”

“要不要调一下?”

“调成你最舒服的状态。”

曾书书想转移下楚伊人的视线和注意力,自己看有没有视野时间差,把蓝牙记录删除。

楚伊人上半身坐的笔直,大长胳膊,手一摸,就摸到调节按钮,往后推了一点点,让两条腿得以更加舒展。

视线却是始终没离开。

甚至一只手还随意的放在胸前。

她倒不是故意防着曾书书,只是比较优雅的淑女举动。

担心弯腰调节座椅时,走光。

曾书书:……

“听歌吗?”

楚伊人:“不想听,飞机上听了一路,走吧。”

“好,坐好,起飞喽。”

她没关注蓝牙,曾书书笑着说道,一只手握着方向盘,另一只手悬在旁边。

一种“给我手”的姿态。

既是拉手,也是有点担心她因为好奇,而乱动屏幕。

楚伊人注意到他这个小动作。

可爱的吸了吸鼻子,有点哭笑不得道:“你好好开车啦,双手。”

曾书书看了她一眼,没说话,手却也没伸回来。

楚伊人略显无奈的看着他,发现他虽然是刚考出驾照,但把玩方向盘的技术很熟练,犹豫了一下,轻轻把手塞了过来。

十指交叉。

车子稳稳当当开着。

……

“这次全程参观了曾侯乙编钟的搬迁流程,还听了高仿真版的现场演奏,好震撼啊,原来我们几千年前,就已经创造出这么优美的乐器。”

……

“武汉可真热,比北方热多了,不愧是四大火炉之一。”

……

“梁教授天天喊我们出门过早,刷了几家好有特色的早餐店,还有夜宵,我第一天去了,晚上吃了小龙虾,肚子就有点不舒服。”

……

“和我住一个房间的庞师姐,真的很会照顾人,大四的学姐,已经保研了,梁教授好喜欢她,我觉得有点想让她当儿媳妇儿的感觉。”

……

车上,楚伊人絮絮叨叨的说道。

其实她并不是一个喜欢聊闲天的人。

她喜欢聊那些虚无而有趣的东西,文化,政治,意识形态,历史,地理,天文……各种各样知识。

她也不觉得自己会谈恋爱。

只是,这个时候,她觉得,自己应该让曾书书了解一下,这几天做了些什么。

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就是用来分享的呀。

如果连这些都不愿意分享,那可真就是单纯的同学了。

听她说着……

曾书书在红绿灯的时候,静静看着她的侧脸,忽然间觉得自己真是个渣男。

微微叹了口气。

“我这两天生活都很规律,跑步,写代码,蹭课,听了一节中文系的公开课,报了北大的摄影社,在校园里见到了季薇薇学姐,她在公益募捐,我捐了十万块。我舍友也来了,雪区的,带了一大堆零食。”

“其中有把纯天然手工牛角梳,我让他帮我在上面刻了你的名字。”

“作为礼物。”

曾书书也絮絮叨叨的说着,避重就轻,主要展现自己好学、积极、上进、慈善的一面。

至于最后的礼物,则是单纯。

惊喜什么的,就不必了。

再说,一把牛角梳,也算不上惊喜。

心意,她自然能够领会。

牛角梳?

楚伊人本来想说,自己也有一把,是老妈给买的,对发质好。

但还是把这话吞了回去,说道:“好呀,在哪里?我现在能看看吗?”

“喏,你那儿的储物格。”

曾书书努努嘴,笑着说道。

楚伊人打开副驾驶位前的储物格,便就到一把用白纸包起来的梳子。

她有点想笑,还真是……一点都不做作,都没包装的。

不过,也好。

她喜欢这种感觉,不喜欢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。

相比起花,更喜欢这个。

看到梳柄上自己的名字,楚伊人感觉到一种用心,独一无二的用心,握着曾书书的左手,不由紧了几分。

“好漂亮的梳子,字也漂亮。谢谢。”

她轻声称赞和道谢。

曾书书:“你喜欢就好。哎,好想给你梳一次头。”

曾书书的语气很若无其事。

不过楚伊人还是听出了隐藏的深意。

梳头,那肯定得是刚洗过澡,刚洗过澡,那肯定是洗澡前后在一起,前后在一起,那说明……

她白了曾书书一眼。

笑道:“你又套路我。”

曾书书也是笑着:“你看你,想哪儿去了,我就想给你梳个头,多浪漫的事儿,哪里有套路?”

“我舍友给我科普了梳子的文化,一梳顺顺利利,二梳白发齐眉,三梳子孙满堂。”

“古代人送梳子,这都差不多算是定情信物了。”

楚伊人另一只手把玩着这把梳子,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话题。

太撩了。

让她有种压迫感。

于是笑着转移了话题:“你知道我国最早的梳子是哪把嘛?”

“叫八卦象牙梳,现藏于国家博物馆新馆,是新石器时代,大汶口文化的代表作品,迄今为止原始社会保存最完好的梳子,也是我国历史上最早的象牙雕刻精品之一。”

“梳身雕刻的S形图案,颇像后世的太极八卦图,就是这把梳子,将'易学源于商周'之说,提前了两千年以上。”

曾书书:……

“学霸学霸。”

“大佬大佬。”

楚伊人笑出声,骄傲仰头,笑靥如花:“嘘,别吹,叫什么学霸,叫学神就好啦。”

……

……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